188体育:【不锈钢年报】秋水共长天一色 产量与需求齐飞

日期:2021-01-03

  2020年不锈钢期货走势先抑后扬,第四季度震荡回落。从大环境来说,全球经济共振放缓,叠加今年意外的全球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冲击,经济走势雪上加霜,全球各国积极采取了积极措施应对,市场流动性宽松,而复苏节奏出现差异。国内发生最早而管控严格到位,复苏也最早。而大宗商品需求预期受供需因素与货币变化共振影响,我国依然有新基建预期提振,也有房地产修复,产业升级,5G等相关建设发展导向。未来,由于在地缘政治,全球经济放缓,以及贸易形势变化不确定性依然较强,叠加流动性充足,工业品整体虽然承压,但波动反复可能延续。

  1、成本端依然要看镍供应。国内面临着镍铁原料即镍矿石供应问题,以及印尼镍体等进口量变化,后续国内原料端获得的便利和难易程度将影响不锈钢厂对于成本和利润的控制差异化程度。如果疫情对供应的冲击弱化,则预期矿石供应会有较大回升增长。预期矿石端高利润格局逐渐向中下游有所转移。

  2、不锈钢需求变化。长线需求依然可以期待,表观消费增长仍可能显著。结构来看,300系面临着成本端压力和需求端控成本带来的替代品选择问题,不锈钢厂在生产线上多样化的配置可能会令期货相关交割资源会有独立于不锈钢整体情况的特殊变化,后续关注期货仓单的变化。此外不锈钢厂对于代理和加工端的掌控能力逐渐增强情况下,市场货源、货价波动变化复杂度可能进一步提升。

  3、不锈钢产能变化等。中印较大不锈钢项目释放问题,国内产能置换与否仍受经济性和地方利益驱动影响。2021年产能释放量较2020年预期大幅增长,后续达产情况待观。

  宏微观共振波动,不锈钢2021年上半年面临着需求淡旺季变化,缺乏太过强劲的上升动力,下方有成本支撑,但上行受需求变化影响,此外外贸也受区域政策变化,以及汇率波动影响较大,存在较大的波动可能。预期不锈钢主要波动区间:12500-15000元/吨。

  我国不锈钢历史发展虽然很短,自2000年以后才开始逐渐进入较快发展期。2006年中国不锈钢产量达530万吨,迅速超越欧盟、日本、 韩国, 跃居世界第一。随着中国不锈钢工业的发展, 中国在2010年成为净出口国家。2010年不锈钢产量也提升至千万吨级别以上。在随后的四年发展中,不锈钢产量翻翻,我国目前不锈钢总产量占世界总产量50%以上。不锈钢长期历史发展过程是成本逐渐下移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国在镍生铁工艺革新,引领不锈钢原料成本大幅下移做出了重要贡献。不过,由于我国对于镍铁石依赖度过高,在产业发展过程中逐渐开始呈现向原料产地产业链移动布局的过程,我国不锈钢产业链自2014年印尼禁矿以后也抓紧了出海布局。近年以来,不锈钢总体来说不锈钢产业处于在亚洲大发展,而全球发展整体放缓的过程之中。且随着镍价重心下移,不锈钢的价格重心震荡下移,甚至国内已经处于产能过剩中。目前不锈钢生产中,300系占据主导国内5成左右的产量,其成本受到镍铁影响相对较大,而镍铁的波动与镍矿石的供应变化节奏更为密切,2019年6月中下旬开始印尼禁矿炒作启动,钢厂趁势跟进,行情有所上探,连续高排产,高库存共同累积,至9月镍价冲高回落后,不锈钢走势略显背离,整体年内见顶时间大约是在10月中旬以后,持续阴跌至2020年3月左右,在亏损加剧,生产第一季下滑了10%左右的大背景下,不锈钢降库叠加经济修复后的需求释放,令不锈钢价格出现反弹。

  2020年以来不锈钢整体走势延续了2019年期货上市以来的疲态走势。2020年1月产量连续而需求自中旬开始就停止,库存累积。受到公卫事件发展影响,2月不锈钢现货市场的开市时间大约仅有两周,甚至无锡最大的不锈钢交易市场在2月末才正式开市,在这段时间里镍价呈现回落的走势,不锈钢厂的指导价格在2月则经历了两次回调,不锈钢市场出现库存堆积的现象,众多利空叠加在一起,不锈钢市场价格一路下跌。而从期货角度来看,期货确实先于现货下跌,对于现货价格有一定引导作用。不锈钢期货价格发现功能逐渐有所体现。3月主要不锈钢厂报价也多以降价降销为主,主流民营不锈钢厂304冷轧跌至12000元左右,不过进入4月初以后期价在镍价反弹引导下向上,期货价格甚至出现强于现货的走势,但这个时间点非常短暂, 基差角度来看,这种情况也是正常情况,最终是现货追赶期货得到修复。下游恢复,尤其是家电订单等恢复有一些现货需求回升显现,但另一方面市场对于阶段修复行情后需求改善的持续性依然呈现疑虑,后续再度基差负向,不锈钢价格现货价格上涨放缓。不过进入6月情况有变化,现货偏稳,而期货偏弱,最终在基差过大修复过程中,期货向现货出现回归上涨走势,这种期货带涨,修复过高基差的过程持续到9月,基差转为负值,现货逐渐滞涨后,期货至15000元上方难为为继出现显著的调整震荡回落过程,金九银十即便需求不算差,库存未过度累积,但是价格还是出现走弱。而进入11月,传统不锈钢淡季到来,不锈钢厂减产,不锈钢厂盘价持续低报,引导现货价格不断走弱,镍铁因缺矿减产,对于不锈钢原料招标压价接受程度只接受到1030元/镍附近,而对应不锈钢期价也在12800元/吨附近逐渐修复回升,不锈钢贸易流通量总体压力不大,库存低于高峰时期压力有限,价格逐渐企稳回升,年末因工业品共振回升,但不锈钢上涨慢,涨幅低,只因总体产量保持在较高位置,总体来说并未有总量的短缺预期,而且2021年还有进一步的产能提升预期,压力总体还是偏大。

  镍是不锈钢 300 系的最主要组成元素,在 300 系不锈钢中,镍的成本最高占比可达 70%,因此镍价格的波动对其的生产成本将产生重大影响,同时 300 系又是我国目前占比最大的不锈钢系列(50%左右)所以我国不锈钢行业对镍的需求量很大,由于我国是典型的“镍稀缺”国家,镍严重依赖海外进口如印尼,菲律宾等国,因此受国际市场矿石供应影响变化较为显著。

  2020年随着印尼禁矿实施,今年主要矿石供应国以菲律宾为主,但由于全球突发公卫事件暴发,对于矿石供应国生产和发运产生影响,菲律宾镍矿石发货供应节奏明显偏慢,我国虽然在去年下半年囤积了矿石,但是年中还是有镍铁厂开始逐渐受到镍矿石库存不足影响,而国内镍铁生产企业获取镍矿石的有效途径无法快速进一步拓展,矿石价格逐渐抬升,甚至超过了去年镍价最高同期的镍矿石水平,但是镍铁厂受成本影响提价的意愿,与不锈钢愿意支付的原料成本逐渐出现分歧。一方面高价的不锈钢面临的替代品存在影响需求,且高价下过剩产能释放的产量回升,今年的社会库存在去库存时期的数量也明显高于去年同期水准。不锈钢厂,尤其具有上游原料较强的自我供给能力的工厂,在消费淡季到来后于年末迅速降低了年末及明年初期货盘价,对于市场份额的保持和占有意愿相对于利润的追求更为显著。在此过程中,国外镍生铁产能释放且相对国内成本优势明显,进口回流逐渐增多,镍铁价格在内外交困、原料短缺及利润下滑之下减停产增加。应该说在矿石端紧张的背景下,利润高度集中在矿石端,海外镍铁厂依然有一定优势,但国内镍铁厂则受损严重,而不锈钢厂则会因对于原料端来源,尤其是镍原料来源不同的掌控能力,而在定价上和利润上表现差异。

  从不锈钢对原料需求角度来看,国内2020年的不锈钢市场今年上半年经历了巨大的冲击变化。第一季度受到公卫事件冲击,不锈钢产量出现显著下滑,第二季度在追赶进度,下半年保持高排产,整体来看不锈钢产量追平2019年度可能性存在。情形则需要重新测算,这也使得今年的供需平衡较2019年末的测算出现很大的不同。印尼产量有原料优势, 2020年虽然其它市场着需求减弱,但印尼不锈钢通过方坯形式回流国内,总体产量也可能好于预期水准,暂以270万吨计。最后统一再折算下国内对于镍生铁NPI需求,按配比65%计算(其它镍需求来自于电解镍、Feni及废不锈钢添加),国外以90%镍生铁计算。

  印尼从主要镍矿的供应国向NPI供应国转变,2020年其NPI产量将增至55万吨,2021年产量将达到68.5-93万吨(对于明年印尼镍铁生产量,市场预测分歧很大),国内镍铁产量2020年约51万吨,2021预期可能降至40万吨甚至更低。依据今年实际生产变化,预测中印镍生铁总产量约在106万吨左右,2021年中印镍生铁产量约108.5万吨左右,镍生铁2020年紧平衡,2021年在中印不锈钢均增产情况下可能镍生铁量会倾向于过剩(0-8万吨)。未来的不锈钢的生产需求状况和条件约束对于未来镍供需影响还是会很强。目前市场对于需求。基本上产业链向原料产地转移的倾向还是比较明显的,而因国内需求依然是消费增长的主要发力方向,因此国内产量继续增长预期也会继续(进口回升叠加,在国内产能过剩下释放的新增产能最终生产的持续性和市场占有率仍可能依赖成本优势)。而且受到镍生铁添加比例影响,如果镍生铁经济性优势显著,达到国内达到70%的添加比例,则会影响平衡量。

  不锈钢中镍原料来源结构2020中由于不同品种变化,相对变化有所不同。2020年是镍生铁产能继续释放的大年,镍铁供应呈现显著增加,而电解镍在产能并无显著变化,相对镍铁的经济性显著下滑,在不锈钢中镍铁对于电解镍的替代不断进行。据安泰科,2020年,电解镍在原料中所占比例自2降至7.5%,而镍铁、印尼镍铁则显著回升,废不锈钢占比未来存在一定成长性,而电解镍的低比例化令电解镍与不锈钢走势出现背离的概率提高,镍铁独立的主导性增强。

  2020年增量比较明显的在于印尼镍铁(又称水萃镍)及印尼镍生铁,进口显著增长,国内镍铁生产受限原料及成本原因显著下降,整体比例变化较大,电解镍生产缺乏生产优势。

  铬元素的添加是导致不锈钢具有耐腐蚀性的原因,铬矿常被加工成铬铁,90%以上用于不锈钢的生产,可大大增强不锈钢的硬度和抗腐蚀性。无论是在 200 系、 300 系还是 400 系中添加比例都很高,分别占到 10.5%-20%、15%-25%和 10.5%,其中 300 系的铬含量是最高的。

  今年国内铬系市场受到疫情的影响,出现了较大的反复。在今年1月份,国内铬系市场均在筹备 2 月份市场的需求,准备全面复产。但因为疫情的关系,至 2 月份开始,国内市场的生产情况基本处于年前的停滞状态。在3月份市场运输逐渐恢复以后,国内市场以资金回笼为主,因此市场价格出现了一波因为回笼资金的小幅度回调。直至 3 月中旬,随着疫情在全球扩散,甚至主要资源输出国开始封国,国内市场才因为情绪出现价格转折。因整市场环境以及全球疫情的影响,国内不锈钢的终端需求出现了从消耗到情绪上的低潮,不锈钢价格的不断下降,导致整个一季度高碳铬铁采购价格出现了 150 元/50 基吨的下调。4 月国内铬系市场出现较为坚挺的上涨,主要原因是受到原料输出大国南非疫情的影响,在 3 月末期,南非宣布进入封国阶段,且市场从原来的 21 天的基础上再延长 14 天。铬系资源属于严重稀缺,在原料端大幅压缩的前提下,供应风险增加。国内钢厂排产稳定,且伴随小幅增量,因此国内价格出现较为明显的增长。4 月国内铬系资源到港还处于较为正常的局面,4 月资源基本是 2-3 月发运的物资,因此进口数量并未明显的减少。而随着 5 月到来,进口资源的减少开始影响国内市场的需求。4 月国内不锈钢需求坚挺,且不锈钢价格开始回调这使得铬系资源价格开始上涨。5 月国内铬系市场持续 4 月涨势,价格继续向上攀升。国内不锈钢排产居高位,在南非铬系原料发运持续受阻的前提下,国内铬系合金需求明显增加,钢厂为保障原料供应,将铬铁采购价格推至相对高位。随着国内铬铁产量增加,铬矿库存在 6 月出现较为明显下降。7 月主流钢厂对非长协报量采购意愿较低,零售方面以工厂以及贸易商低价出货为主。在铬矿现、期货价格疲软以及在下游需求弱化情况下,部分工厂为回笼资金选择小幅降价销售,铬铁零售市场成交寥寥。8 月下旬不锈钢行情涨幅破千元,国内铬铁零售价格上涨 50 元/50 基吨,合金厂的采购与销售计划也较为积极,铬铁市场相应有所回暖。9 月高铬零售市场交投氛围活跃,国内不锈钢厂排产高位且中下型钢厂增加铬铁采购量,铬铁成交价格持小幅上升态势,国内铬铁市场在成本端以及短期内区域内需求情况下维系稳中偏强走势。10 月铬系市场整体为铬矿、铬铁弱稳运行,10 月末南非政府提议对铬矿加收出口关税,随后国内铬系市场主要表现为铬矿价格应声上涨,但下游铬铁工厂受成交不畅影响对铬矿采购力度不强且压价为主,铬矿价格上涨有限。

  第一季度国内铬铁产量 120 余万吨,环比 2019 年四季度下降 22.8%,产量下降 35.6 万吨。第二季度产量迅速出现恢复,主要是国外进口受阻,国内需求恢复之下对国产铬铁形成拉动,但总体低于2019年同期水平。2020 年三季度国内高碳铬铁产量为 151.2 万吨,环比增加 5.0%,同比增加 5.6%。其中内蒙古地区三季度高铬产量为 94.0 万吨,环比增加 3.9%,同比增加 16.5%。2020 年三季度高铬产量小幅增加主要是因为下游不锈钢排产高位,不锈钢产量环比、同比均增加明显,国内铬铁厂在下游需求增加下产量提高属于正常现象。2020年1-10月高碳铬铁产量300.66万吨,同比增 加23.24万吨。预期全年产量可能低于400万吨。

  全球不锈钢生产呈现增长态势,但2020年可能遭遇挫折。2020年的增长一方也主要出现在亚洲,主要发生在中国及印尼新增产能以及产量的增长变化。2020年突发公卫事件冲击下,预期全球不锈钢产量可能会出现下滑,前三季度同比减产7.8%,但由于中国印尼释放产能、经济修复今年下半年继续增产,中印产量微有增加,其它地区有所修复,因此预期全年全球降幅可能因此逐渐收窄。

  从国内外不锈钢产能释放来看,许多钢厂的新增投产依旧充满不确定性,其中山东鑫海的 300 万吨 300 系产能已经多次推迟计划。未来的新增产能,仍将主要在中国和印尼释放。国内主要通过产能置换方式,国外主要通过新增产能实现。总体来说2020年新增粗钢产能相对有限。2021年仍会有新项目出现。而印尼不锈钢产能会继续逐渐释放。如下所示:

  不锈钢产量上半年减产,下半年显著回升。据Mysteel,根据钢厂产量统计数据,预计2020 年中国不锈钢粗钢产量达到2984万吨,同比增长4.8% ,其中300 系1477万吨,同比增加9.68%,200 系961.6万吨,同比降2.5%,400 系546万吨,同比增加6.3%。总体来说,虽然不锈钢产量增速放缓,但疫情冲击对国内影响远小于国外,且下半年实现了追平甚至略超的情况。虽然第四季度因300系生产利润原因,不锈钢厂向400系等增加排产的情况有所出现,但总体来说300系依然表现相对出众。

  我国不锈钢总体生产逐渐恢复正常,排产即便在淡季变化也相对有限。由于我国处于疫情之后的先行恢复,而我国出口市场主要在亚洲,很多地区仍在受疫情影响,外贸影响变化趋向不利。而且美国、欧洲、印度、韩国对中国不锈钢反倾销,随着印尼不锈钢逐渐投产并出口,台湾、韩国、马来西亚等国也对印尼不锈钢发起反倾销调查。

  此外,2019年12月,海关总署网站查询结果显示,目前正方形截面的不锈钢半制成品(税则号:7218990010)(简称“方坯”)进口不再征收反倾销税。印尼方坯进口增加,利好国内长材生产。业内人士预计,2020年从印尼进口的不锈钢方坯预计约100万吨。

  总之,2020年不锈钢出口量受国外反倾销限制以及全球疫情爆发需求减少等原因导致出口量减少, 而进口量或因方坯进口的免税以及印尼德龙100万吨不锈钢产能投产等原因导致同比增加,未来预期净出口量将会继续呈现震荡走低,不锈钢净出口形势不容乐观。未来不锈钢需求总体依赖内需增量。

  今年一个比较利好的方面在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签署(RCEP),作为全球最大的自贸协定签署, 区域贸易自由化成果丰硕, 90%以上的税目产品将设施零关税, 未来可能增加到95%以上的税目产品。对不锈钢的主要影响在于RCEP15国如果实施对全部不锈钢实施零关税, 可能会刺激低成本不锈钢的进口。2019年中国出口到RCEP国家的份额占38.28%,RCEP协定实施可能会使之前各国之间的贸易壁垒缓解,而对国内不锈钢相关制品的出口将会呈现有利影响。此外,对中国海外投资建厂和原料获取有积极作用。后续还要看具体各国间的协议签署情况。

  2020年相对于镍价波动变化,国内镍铁受到矿石成本影响,滞跌愿涨,一度废不锈钢经济性波动有所增加,但上半年总体来说还是大部分时间在15%以内。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印尼从矿石出口国角色向镍产品出口国角色的转变,我国被动增加了进口镍铁(水淬镍和印尼NPI),后续因其成本优势显著,在不锈钢厂原料采购和使用中增加料会继续相对显著。而电解镍的经济性依然是最差的,因此在不锈钢厂配方中依然会是相对配置会被压缩在最小程度。

  从整体的情况来看,今年镍产业链利润集中在上游的情况,对镍铁和不锈钢挤利润压缩过程加剧,但在矿石供应改善和来源充分性提高的情况下,向国内镍铁和不锈钢让渡利润的过程可能还需要时间,毕竟矿石增长需要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国内镍铁厂退出或产量下降已经显著发生,不锈钢厂则头部集中,头部不锈钢厂因向上游原料的布局已经完成,其利润情况建立在海外镍生铁成本极低优势之下,因此在对市场的话语权掌控上优势明显。所以不锈钢行业的盘面利润虽然不利,但减产幅度则可能有限,而且,2019年TOP10不锈钢厂产量已经占据全部不锈钢产量的8成以上,行业集中度非常高。在不锈钢产能继续投放,市场供应过剩的情况下,龙头不锈钢厂为保障市场占有率,仍可能将继续保障总体供应,利润亏损下的减产未必显现。但可能会在供应渠道和节奏上继续增加主导性。

  我国不锈钢上半产量下滑,而需求情况相对并不算太差,第二季度逐渐呈现出去库情况,但是在第二季度末开始,去库存进度也在放缓,随着7-8月淡季来临,而排产未有显著下滑情况下,预期库存去化暂告一段落。后续是否形成累库依然要看需求变化。由于不锈钢生产结构内部变化,规格不全一度是市场面临的问题。而就细化的库存情况来看,不锈钢冷轧库存压力其实相对不大。因此可以看到期现价差今年的修复过程出现期货向现货靠拢的情况。

  2020年不锈钢表观需求表现强劲增长。一方面民生工程、能源石化行业、环保等继续带来了不锈钢需求的增长,另一方面中国制造对世界经济受疫情冲击下的供应保障也带来较好的制品外需。不过从绝对出口来看,不锈钢还是呈现下降态势,需求释放主要依赖内需增长。

  未来不锈钢需求热点,主要集中在推动制造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新基建、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有加装电梯需求、家电下乡家电置换,在化工设备需求上继续也有刚性增长预期,均可能继续提振不锈钢需求的增长。根据不锈钢特钢协会的预期,2025年不锈钢表观需求有望达到3500万吨左右,则根据其2019年数据计算得出的年度复合增长率达到6.43%

  不过,后续不锈钢需求受国内经济增速影响还是会比较明显。因为不锈钢属于消费升级端的产品,其需求情况更容易受到经济景气,以及人们消费预期变化的影响,比如其需求结构中偏消费端的厨具设备等,因此整体经济增速放缓的格局对其需求端影响不利。在不锈钢产能过剩大背景下,未来不锈钢需求端刚性增长前景存在,但也存在较多不确定,需求增长空间的不确定性较成为不锈钢产量、价格波动的主要反制因素。

  全球不锈钢需求较好主要体现在中印产能发展释放,未来中印新增产能释放节奏将影响整体供需变化,不锈钢总体发展增速趋于放缓之下,经济整体变化对于未来实际供需平衡影响较大。未来需求增长发展释放也主要料以亚洲地区为主,而我国随着产业升级,消费升级,环保需求等也有一定的不锈钢需求增长空间。但是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壁垒重启,不锈钢反倾销多发,对于不锈钢出口需求造成较大影响。我国不锈钢需求增长主要在内需发力,下半年工业领域发力、消费领域修复,用品出口增长带来不锈钢需求表观消费量表现非常可观,因此根据情况做出调整。

  不锈钢经过2020年上半年的产量调整变化去库,下半年产销修复回升,而进入2021年后,不锈钢面临着国内外产能的进一步投放,也面临着原料可获得性差异变大,因此行业整体会处在竞争依然激烈的情况。

  1、成本端依然要看镍供应。国内面临着镍铁原料即镍矿石供应问题,以及印尼镍体等进口量变化,后续国内原料端获得的便利和难易程度将影响不锈钢厂对于成本和利润的控制差异化程度。如果疫情对供应的冲击弱化,则预期矿石供应会有较大回升增长。预期矿石端高利润格局逐渐向中下游有所转移。

  2、不锈钢需求变化。长线需求依然可以期待,表观消费增长仍可能显著。结构来看,300系面临着成本端压力和需求端控成本带来的替代品选择问题,不锈钢厂在生产线上多样化的配置可能会令期货相关交割资源会有独立于不锈钢整体情况的特殊变化,后续关注期货仓单的变化。此外不锈钢厂对于代理和加工端的掌控能力逐渐增强情况下,市场货源、货价波动变化复杂度可能进一步提升。

  3、不锈钢产能变化等。中印较大不锈钢项目释放问题,国内产能置换与否仍受经济性和地方利益驱动影响。2021年产能释放量较2020年预期大幅增长,后续达产情况待观。

  宏微观共振波动,不锈钢2021年上半年面临着需求淡旺季变化,缺乏太过强劲的上升动力,下方有成本支撑,但上行受需求变化影响,此外外贸也受区域政策变化,以及汇率波动影响较大,存在较大的波动可能。预期不锈钢主要波动区间:12500-15000元/吨。

  不锈钢来说,镍原料波动带来的成本管理需要细化,在不锈钢期货活跃以后,可以结合镍与不锈钢期货结合共同进行成本及库存的管理。5手不锈钢对2手镍,匹配镍含量综合管理。但是需要注意镍与不锈钢联动走弱之带来的分歧变化。

  2021年,不锈钢可能受到原料坚挺影响,利润可能继续受到影响,因此适宜在原料端阶段进行控制做利润增厚管理。而在不锈钢端仍可考虑逢高卖出保值做好利润锁定。目前不锈钢厂在现货环节已经较为重视销售期货单,以订单管理生产来做生产管理,重视对于生产连续性的管理,后续也可配合不锈钢期货进行利润锁定。尤其是在有不锈钢累库预期存在的情况下更需要进行主动管理。

  而从投资需求角度来看,作为一个新的上市品种,目前由于不锈钢在交割环节仍有待交割仓库、厂库设置的进一步完善发展,因此需要有一个过渡过程。但未来由于与黑色、与有色较为密切的关系,不锈钢未来存在趋于活跃的较大可能性,未来也可以关注在交易活跃以后与相关品种的对冲套利机会。

  风险揭示:不锈钢产能释放,需求释放与预期的不一致。原料端供给增速超市场预期。区域贸易壁垒对需求形成超预期影响。印尼产业政策的连续性出现问题。

  本报告中的信息均源于公开资料,仅作参考之用。方正中期研究院力求准确可靠,但对于信息的准确性及完备性不作任何保证,不管在何种情况下,本报告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没有考虑到个别客户特殊的投资目的、财务状况或需要,不能当作购买或出售报告中所提及的商品的依据。


来源:188体育
【返回】   上一篇:2020年中国不锈钢十大新闻评选  下一篇:没有了

欧宝娱乐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5-2020 ahk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宝娱乐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